头像来自@代茶冬青

FGO&id5玩家/jojo/基三/欧美圈
浑身是肝
FGO半退沉迷人格中,想找月球代练
试图组团偷康纳

向死而生

暮幽里:

雷古勒斯对我来说就是一个缄默的英雄。他的功勋无人传扬,却也不会因此抹去他的付出,他的背后无人守护,却不会阻碍他为正义牺牲的决心。我那么爱他的勇敢,也爱他无人知晓的孤独。


武懿德:



/原著分析/长文




——谨以此文献给我最喜欢的一位小说虚构人物




自从我一去不复返的喜欢上了哈利波特丛书之后,在5周以内看完了整个七本原著以及一本外传,其中人物数不胜数、性格千奇百怪,而在这么一群人中,我只注意到了其中一位:R.A.B。书中没有一句对该人物的正面描写,只有一封其遗书与寥寥几段评价。在此进行引述所有提到该人物的文段







《哈利波特与凤凰社》




第六章  最古老而又高贵的布莱克家族




     “离家出走?”小天狼星苦笑一下,用手梳理着他乱蓬蓬的长发,“因为我讨厌他们所有的人。我的父母,疯狂地痴迷纯正血统,他们相信,身为布莱克家的人,天生就是高贵的......我那个傻瓜弟弟,性情太软弱,居然相信了他们的话.....那就是他。”




       小天狼星伸出一个手指,指了指家谱图最下面的一个名字:雷古勒斯布莱克。在出生日期后面有一个死亡日期(大约在十五年前)。




    “他比我小,”小天狼星说,“不断地有人提醒我,他这个儿子比我强得多。”




    “可是他死了。”哈利说。




    “是啊,”小天狼星说,“愚蠢的白痴??他加入了食死徒的行列。”




    “你在开玩笑吧!”




    “听我说,哈利,你看了这个房子的情形,难道还不明白我的家人都是什么样的巫师吗?”小天狼星不耐烦地说。




    “你的—— 你的父母也是食死徒吗?”




    “不,不是,可是相信我,他们认为伏地魔的主张是正确的,他们都赞成维护巫师血统的纯正,摆脱麻瓜出身的人,让纯血统的人掌握大权。他们并不是独一无二的,在伏地魔露出他的真实面孔之前,许多人都认为他对一些事情的主张是正确的??不过,当他们发现他为了获得权势而不择手段时,他们都胆怯、退缩了。但我想我的父母一定认为雷古勒斯一开始就加入其中,算得上一个勇敢的小英雄。”




    “他是被傲罗杀死的吗?”哈利不很确定地问。




    “哦,不是,”小天狼星说,“不是,他是被伏地魔杀害的。或者,更有可能是在伏地魔的指使下被害的。我怀疑雷古勒斯还没有那么重要,需要伏地魔亲手去于掉他。从他死后我了解的情况看,他已经陷得很深,然后他对别人要他做的事情感到恐惧,就想退出。唉,你不可能向伏地魔递一份辞职报告就算完事。要么卖命终身,要么死路一条。”




 




《哈利波特与混血王子》第二十八章王子逃逸




       哈利机械地、不假思索地取出那片羊皮纸,借着身后许多魔杖上的光,打开来读道:




 致黑魔王




 在你读到这之前,我早就死亡,




但我要让你知道,是我发现了你的秘密。




我偷走了真正的魂器,并打算尽快销毁它。




我甘冒一死,是希望你在遇到对手时只是一个血肉之躯的凡人。




R.A.B.




 




《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 




第十章克利切的故事




       他同意了,但很不情愿,跟着她走到楼梯口,经过另一扇门前。刚才在黑暗中没注意到,门上有块小牌子,下面的油漆有深深的划痕。他停在楼梯口细看,这是一块气派十足的小牌子,工整的手写字母,很像珀西·韦斯莱会在卧室门上钉的东西: 




                              未经本人明示允许 




                                  禁止入内 




                        雷古勒斯·阿克图勒斯·布莱克 




  一阵兴奋传遍哈利的全身,可他并没有马上意识到为什么。他又读了一遍牌子,赫敏已经下了一段楼梯。 




    “赫敏,”哈利说,一边惊讶自己的声音如此平静,“上来。” 




    “怎么啦?” 




    “R.A.B.,我想我找到他了。” 




      .........




       三人跨过门槛,打量着四周,雷古勒斯的卧室比小天狼星的小一点儿,但也同样可以感到先前的富丽。小天狼星希望表现自己与家中其他成员不同,雷古勒斯强调的则恰恰相反。斯莱特林的银色和绿色随处可见,覆盖着床、墙壁和窗户。布莱克家族饰章和“永远纯粹”的格言精心描绘的床头,下面有许多泛黄的剪报,粘成不规则的拼贴画。赫敏走过去看了看。 




    “都是关于伏地魔的,”她说,“雷古勒斯似乎是当了几年崇拜者之后成为食死徒的……” 




        她坐下来读剪报,床罩上扬起一小股灰尘。哈利则注意到一张照片,一支霍格沃茨魁地奇球队在像框中微笑挥手。他凑近一些,看到了球员胸前的蛇形图案,是斯莱特林队。他一眼就找到了雷古勒斯,坐在前排中间:黑头发和略带高傲的表情,和他哥哥一样,但个子瘦小一些,不如小天狼星那么英俊。 




    “他是找球手。”哈利说。 




     ......




       克利切大口喘气,干瘪的胸脯急剧起伏,然后他睁开眼睛,发出一声令人血液凝固的尖叫。 




     “——还有挂坠盒,雷古勒斯少爷的挂坠盒,克利切犯了错误,克利切没能执行少爷的命令!”




     ......




    “你说那挂坠盒是‘雷古勒斯少爷的’,”哈利说,“为什么?它是哪儿来的?雷古勒斯跟它有什么关系?克利切,坐起来,告诉我你所知道的一切,关于那个挂坠盒,还有雷古勒斯跟它的关系!” 




  那小精灵坐了起来,蜷成一团,把潮湿的面孔夹在膝盖之间,开始前后摇晃。当他开口说话时,声音低沉发闷,但在安静的、有回音的厨房里听得相当清楚。 




    “小天狼星少爷逃走了,走了倒好,因为他是个坏孩子,他那些不上规矩的行为让我的女主人伤透了心。但雷古勒斯少爷有自尊心,他知道布莱克这个姓氏和他纯正的血统意味着什么。许多年里他经常谈到黑魔王,黑魔王要让巫师不必再躲躲藏藏,而能出来统治麻瓜和麻瓜的后代……雷古勒斯少爷十六岁时,加入了黑魔王的组织,他那么自豪,那么自豪,那么快乐,能够效力于……”




    “一年之后,有一天,雷古勒斯少爷到厨房里来看望克利切。雷古勒斯少爷一直都喜欢克利切。雷古勒斯少爷说……他说……” 




  年迈的小精灵摇晃得更快了。 




    “……他说黑魔王要一个小精灵。” 




   “伏地魔要一个小精灵?”哈利问道,回头看看罗恩和赫敏,他俩也和他一样困惑。 




   “哦,是的,”克利切痛苦地说,“雷古勒斯少爷贡献了克利切。这是一种荣耀,雷古勒斯少爷说,是他本人和克利切的荣耀。克利切必须去做黑魔王要他做的一切事情……然后回——回家。” 




  克利切摇晃得更快了,呼吸变成了抽泣。 




   “于是克利切到了黑魔王那里。黑魔王没有告诉克利切要干什么,而是把克利切带到海边的一个山洞里。那是个大岩洞,洞中有一片黑色的大湖……”




   “……有一条船……” 




   “岛上有一个石——石盆,盛满魔药。黑——黑魔王让克利切喝……” 




     小精灵浑身发抖。 




   “克利切喝了,喝的时候看到好多恐怖的景象……克利切的五脏六腑都着火了……克利切喊雷古勒斯少爷救救他,喊女主人,可是黑魔王只是大笑……他逼克利切喝光了魔药……他把一个挂坠盒丢进空盆中……又在盆里加满了魔药。” 




    “然后黑魔王上船走了,把克利切留在岛上……” 




     ......




   “家养小精灵的最高法律就是主人的命令,”克利切唱歌般地说,“主人叫克利切回家,克利切就回家了……”




   “那么,你做了命令你做的事,是吗?”赫敏温和地问,“一点也没有违反命令?” 




     克利切点点头,摇晃得更快了。 




  “那你回来之后发生了什么?”哈利问,“当你把事情告诉主人之后,雷古勒斯怎么说?” 




  “雷古勒斯少爷非常担心,非常担心。”克利切嘶声叫道,“雷古勒斯叫克利切躲起来,不要离开家门。”然后……过了一阵子……一天夜里,雷古勒斯少爷到碗柜来找到了克利切。雷古勒斯少爷显得怪怪的,不像平常的样子,克利切看得出他心里很乱……少爷叫克利切带他到岩洞去,就是克利切跟黑魔王去过的那个岩洞…… 




       于是他们就出发了,哈利能清楚地想象出,一个惊恐万分的衰老的小精灵,和那个精瘦黝黑、与小天狼星如此相像的找球手……克利切知道怎样打开地下岩洞的秘密入口,知道怎样让小船浮上来,这次是跟他热爱的雷古勒斯一起驶向那盛有魔药的小岛…… 




   “他让你喝了魔药?”哈利反感地问。 




克利切摇摇头,痛哭失声。赫敏捂住了嘴巴:她似乎猜到了什么。  




   “雷——雷古勒斯少爷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挂坠盒,跟黑魔王的那个一样,”克利切说,泪水顺着他的长鼻子两边哗哗地流淌,“他叫克利切拿着它,等石盆干了之后,把挂坠盒掉换一下……” 




      克利切的抽泣变得粗重刺耳,哈利必须全神贯注才能听懂他的话。 




  “他命令——克利切离开——不要管他。他叫克利切——回家——不许对女主人说——他做的事——但是必须摧毁——第一个挂坠盒。然后他就喝了——喝干了魔药——克利切掉换了挂坠盒——眼睁睁看着……雷古勒斯少爷……被拖到水下……然后……” 




   ......




 “克利切没法在它上面留下一点痕迹。”小精灵难过地说,“克利切试了所有的办法,所有的办法,可是没有一个,没有一个成功……盒子上有那么多强大的魔法,克利切相信只有从里面才能摧毁它,可是它打不开……克利切惩罚自己,重新再试,又惩罚自己,重新重试。克利切没能执行命令,克利切摧毁不了挂坠盒!女主人悲伤得发了疯,因为雷古勒斯少爷失踪了,克利切不能告诉她发生了什么,不能,因为雷古勒斯少爷禁——禁止他对家——家里人说岩——岩洞里的事……” 




      克利切泣不成声。




      ......




   “哈利,克利切不是那么想的,”赫敏用手背擦着眼睛说,“他是个奴隶,家养小精灵受惯了粗鲁的,甚至残暴的待遇。伏地魔对克利切做的事情并不那么罕见。巫师间的战争对克利切这样的小精灵有什么意义呢?他只是忠于对他好的人,布莱克夫人想必是如此,雷古勒斯当然也是,所以他心甘情愿为他们效命,并完全接受了他们的信仰。我知道你要说什么,”哈利正待争辩,她已经说道,“雷古勒斯思想转变了……但他似乎并未向克利切解释,是不是?我想我知道为什么。保持纯血统的老观念,克利切和雷古勒斯的家人都会更安全,雷古勒斯是想保护他们。”




第三十六章 百密一疏




       霍格沃茨的家养小精灵浩浩荡荡地涌进了门厅,尖叫着挥舞餐刀和切肉刀,走在最前面的是胸前挂着雷古勒斯·布莱克的挂坠盒的克利切,即使在这样的喧闹中,他那牛蛙般的声音仍然清晰可闻:“战斗!战斗!为我的主人、家养小精灵的捍卫者而战斗!以勇敢的雷古勒斯的名义,抵抗黑魔王!战斗!”











这是原著中关于R.A.B,也就是雷古勒斯·阿克图勒斯·布莱克(后文简称为雷古勒斯)的所有内容,下面根据这些资料以及我自己最合理的推测进行简单分析。




性格分析




1、温和(原文用“soft”,这是我认为最为恰当的翻译)




如果说小天狼星是热情洋溢的火,那么雷古勒斯就是温和滋润的水。原著中布莱克家族有着一个毫无人性地将老得端不动盘子家养小精灵的头剁下来挂做装饰品的传统;但在原著克利切的口中得知雷古勒斯少爷对他很好,那么为什么雷古勒斯还在支持这个传统?如果他不支持,那为什么不反抗?也许雷古勒斯在内心是知道这些家族的阴暗与不足,但他选择了与小天狼星不同的方式:默许。这也就是小天狼星会说雷古勒斯是“soft”的原因,而我却并不完全同意小天狼星的看法。雷古勒斯的默许是基于其强大的家族自尊心与家族至上的观念,他知道自己的反抗对于父母来说只有伤害而没有任何好处,所以他选择了默许;这也就是我认为雷古勒斯是温和的原因。




2、善良




雷古勒斯能够真正地与家养小精灵平等对话:从雷古勒斯对克利切的态度就可见一斑。雷古勒斯不是在后期任何人物对于克利切带有功利性的善意,他只是发自内心的善良想对克利切好,在同时也说明了雷古勒斯的内心细腻并懂得考虑其他带有主观思想生物的感受,举个例子:雷古勒斯在得知克利切从岩洞里回来时十分担忧,其中必定有着对克利切的担忧、同时也许存在着对伏地魔那个盒子的担忧;雷古勒斯又在克利切从岩洞回来后躲在柜子里,如果之前的不算做对克利切的担心,那么这一举动就可以保证是对克利切的保护了。而这一点就确确实实表现出雷古勒斯是将克利切当做人来平等地对待。反观原著中几个与其背景相仿的人物:德拉科对多比不是打就是踹,罗恩对于小精灵被剥削这一现象早已见怪不怪,小天狼星对克利切也不怎么友好(有克利切本身对血统的偏见这一原因作祟)。




3、执着




如同每一个原著中有所介绍的布莱克:贝拉特里克斯以它获得权力,安多美达以它追随爱情,纳西莎以它保护自己的家庭,小天狼星以它追随自由,而雷古勒斯以它守护家族。在雷古勒斯身处食死徒团体中下定决心后没有选择对任何人求助、也没有向任何人有所提及(除了克利切知道他做了什么),而是沿着自己所认定的道路一路向前,无论前方是光明亦或是黑暗,雷古勒斯只知道食死徒不是他的追求,不是他所想要的,所以他要反抗,所以他要离开。




4、高傲




这也是一个布莱克家族之人仿佛与生俱来的名片:布莱克家族,吾生而荣耀。就单单拿雷古勒斯来说,匣子内的绝笔信,语气的高傲中透露着不可忽视的自信,之前的狂热与卑微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则是属于布莱克家族的自信与高傲,是在平等的地位下与伏地魔的对话,并让伏地魔知道自己是谁、自己做了什么。




5、聪慧




雷古勒斯是全书第一个洞悉了伏地魔魂器秘密的人,就连邓布利多都是在哈利六年级时看过斯拉格霍恩的记忆后才得以确定,而雷古勒斯却在还未成年之时就已然确定那是什么或至少知道是什么。而雷古勒斯是如何得知这个秘密的,读者不得而知。(下文有我的猜测)




 




人物背景(包含本人推测)




简单来说,雷古勒斯就是一个在大家族里养大的小少爷,不谙世事,不叛逆,不让父母担心。




雷古勒斯出生于“最古老又高贵的布莱克家族”。在布莱克家族浓厚的家族至上理念熏陶下成长,再加上父母的纯血理念教育,雷古勒斯如同长辈所希望的一样具有着强大的家族自尊心与家族至上、纯血高贵的理念慢慢在家族的保护下长大。在雷古勒斯11岁前往霍格沃茨学校之前,父母与布莱克家族一直是雷古勒斯生活的主旋律,虽然经常能够看到无法无天的小天狼星被母亲骂得狗血喷头、小天狼星还一脸无所谓下次依旧再犯的情景,但这并不影响雷古勒斯深爱着这个家庭与自己的家族,一直没有违背过父母的意愿,彬彬有礼、循规蹈矩地成长起来,被父母保护着、被父母宠爱着,体验到了小天狼星从未体验过的宝贵亲情,也收获了父母的爱与夸奖。随着雷古勒斯的成长,来自父母与家族的期盼也越来越多,再加上小天狼星这个令父母失望的长子,更为繁重的担子压在了雷古勒斯的精神上,同样雷古勒斯肩上来自家族的期盼也就随着他的年龄而翻倍增长着。




在进入霍格沃兹当时已经成为“食死徒俱乐部”的斯莱特林学院后,每天接收到的不过就是来自表姐们对伏地魔与纯血主义的疯狂崇拜与热爱之情;再加上自身在家中受到父母灌输的家族至上、纯血高贵等理念,自然而然地就成为“俱乐部”的一员。




随着年龄的增长、知识储备的增加,雷古勒斯在16岁这年怀着青春激昂与一腔热血成为了最早一批加入食死徒的人。雷古勒斯支持的正是“让纯血统的人掌握大权”“统治麻瓜”,从这里也很明显看出他是有野心的。伏地魔当时打的旗号就是让纯血统重新掌握统治社会的权力。所以雷古勒斯归顺在伏地魔的“纯血主义”麾下是必然的。但在雷古勒斯加入食死徒后,他慢慢地发现他从小到大所梦想的集团并非如他所想,而是一个杀人狂魔的盛宴。原本成熟优雅的表姐变成了疯疯癫癫的杀人犯。原本刚刚开始时,他还可以麻痹自己:伟大的利益与成功背后,总是要有人为之牺牲。




实际上,伏地魔的主要目的在于追求永生、追求权力之巅。而食死徒的存在意义便自然而然地出现了:伏地魔借其之手杀死对自己这一理想不利之人。伏地魔所提出的“纯血至上主义”,也只不过是伏地魔本人为了达到永生这一理想而召集的一批杀人狂、一批被自己所洗脑而利用着去杀掉反对自己的人的一堆工具的幌子而已。而雷古勒斯自己所属的布莱克家族以及一众纯血家族对于伏地魔而言,也与麻瓜、麻瓜巫师、混血巫师、纯血巫师相同,只不过是一群待洗脑的生物,洗脑不成功便除去即可。




随着时间的推移,食死徒行动的越来越变态与丧心病狂,伏地魔的外貌因为制作魂器而越来越苍白与干枯、变得越来越不像人类,雷古勒斯也慢慢动摇、慢慢起了疑心,并清楚地认识到这不是自己想要的,于是他选择了抽身离去,但他的离开方式不是抱头鼠窜、逃跑到前不久还与之厮杀不断的凤凰社,而是计划着从内部、据掌握的情况给予伏地魔致命一击。随后又得知要献出一只家养小精灵时,原本已经起了疑心的雷古勒斯献出了克利切。随后便是岩洞事件。在克利切服从了雷古勒斯的命令回到布莱克大宅时,雷古勒斯又得知了整个事件的经过,一是十分担忧,二是担心伏地魔的那个魂器(也许当时雷古勒斯还不知道)。雷古勒斯先是让克利切躲了起来,记得这是自己听过的某个事物,又在家里或图书馆等地搜集资料与文献,果然,他猜对了。又过了一段时间,在制作好替代品后,雷古勒斯与克利切一起前往了岩洞,雷古勒斯喝下了药水,对克利切嘱咐好一切并命令哭泣的克利切回家尽全力毁灭真正的魂器,被湖底唤醒的阴尸拖下水离开了人世。




根据以上本人的推测,雷古勒斯能做出如此决绝的自杀式行为的原因也就清晰无比了:




一是不想拖累自己的家族;




二是没有了继续活下去的希望:临死雷古勒斯的世界里只有三种人:




                       从前的敌人,现在的敌人,陌生人。








他有野心,




但他能意识到获得成功的方式与结果同样重要;








他是食死徒,




但他仍有直面错误的无畏,




但他仍能保持对生命的尊敬,




但他仍能保持自身的善良,




没有让左臂的黑魔烙印侵蚀自己真正的内心,




能够真正做到自己绝不后悔、向死而生。








一切荣誉属于罗琳女士。








(熬夜产物,能坚持看到这里的给红心或者小箭头的都是小天使)


评论
热度 ( 11 )
  1. 茶幹部暮幽里 转载了此文字
  2. 暮幽里清水 转载了此文字
    雷古勒斯对我来说就是一个缄默的英雄。他的功勋无人传扬,却也不会因此抹去他的付出,他的背后无人守护,却...

© 茶幹部 | Powered by LOFTER